檔案從這個 ‘空間 顏色 貓 旅行事件簿 [旅遊摩人]’ 分類

1/2 in the Past ~ 科西嘉‧離岸

星期一, 一月 2nd, 2012

2006年伊始,我剛在法國科西嘉島上過完元旦,二日,搭了跨島巴士上山走了一圈後,回到拿破崙的故鄉Ajaccio,在港口邊的小餐館吃了點三明治,喝了杯熱咖啡,等候夜班郵輪載我前往馬賽。

在無人能講英文的科西嘉島的那兩天,是我最安靜最孤獨、也最難忘的一次跨年。

拖著行李走在渺無人煙的街道上,打在建築物上的燈飾倒是很漂亮,還有那句我唯一看得懂,為了應景學會的法文bonne année(新年快樂)。

上了船,回望港口,繽紛但寧靜的夜光有種淒清的美感,送我,離岸。

Before   2006/1/1 新的一年 從這裡開始
After     2006/1/3 背包客的趕路行程 
             2006/1/4 里昂山坡上的古羅馬劇場

 

 

 

 

 

 
 
 
 

關於我的2011年:

總的來說,這又是個變動很多的一年,但話說回來,從2003年後我好像每年都變動很多……
今年旅行都在中國——江西婺源、安徽黃山與黟浙江紹興與雲南大理;三次重返北京,終於上了長城;見證了河北鄉間的婚禮;上海和蘇州順道去了很多次;搭過比往年加起來都多的臥鋪;飛機坐到班機時刻表和電影播放清單都會背了;江南水鄉同里仍是我待得最多的地方。

當了三個月的無業遊民,很快樂的享受失業;兼職的專案工作上,搞出了一家小店,完成了一個網頁,參與了一場表演,寫了很多篇雜誌和報紙的邀稿。因為不再固定於一間辦公室,得以認識了很多新朋友。

全家福年初相聚一次,到了屏東滿州;幫堂弟完成終身大事,充任了主持人;疼愛了12年的貓咪鞋鞋老了;生日時終於做好心理準備換台智慧型手機;還有世紀光棍節在北京摔傷腳,一日搭了四支輪椅返台。
2011年,我從北京的世貿天階開始,而且如我預期在台北往台中的統聯客運上結束。全車加司機四個陌生人,我還認真考慮屆時要不要發起 倒數?遺憾的是沿途沒有像我想像的,經過很多不同場的煙火。

阿姆斯特丹—小小博物館之城

星期一, 十二月 26th, 2011

最近又開始幫一些雜誌寫旅遊稿件,海峽兩邊的都有。這篇文章刊登在這個月(2011.12)AZ Travel雜誌第100頁,但書上標題跟我自己下得不太一樣,內文的順序編排也經過雜誌編輯調整,原文有些刪減改動。這邊就分享原稿囉!我想念阿姆斯特丹、荷蘭、乃至於全歐洲的博物館,它們真是可愛親人的好地方。
——————————————————————————————-

阿姆斯特丹小小博物館之城  

在阿姆斯特丹,你將徹底打破對博物館的印象!在這個信奉「一切都是老的好」的國度,隨處可遇的小小博物館,真實展現出了荷蘭人獨有的生活面貌。

除了永遠大排長龍的國家美術館、梵谷美術館、安妮故居,以及吸引觀光客探奇的性博物館、大麻博物館、鑽石博物館之外,就算漫步運河邊,你也隨時會經過一間極具特色的博物館。荷蘭人對於古蹟建築與歷史傳統的呵護令人感動,任何老舊的建築、窄小的房間、有趣或不有趣的私人收藏,都能成就一個小小天地。不要急著挑剔這些博物館的狹小、簡單或物少,換個角度看,這正是深入了解荷蘭人到底腦筋裡想什麼的好機會。

 

1.      阿姆斯特丹歷史博物館  Amsterdam Historical Museum 

若停留阿姆斯特丹夠久,並打算來趟深度之旅,絕對推薦第一站先到歷史博物館。從水壩廣場往前步行不遠,在凡人修女院旁有個掛著三叉市徽的窄門,讓人很容易忽略,直到踏入挑高的迴廊過道,置身於16-18世紀守衛隊的群像畫間,你已開始走入阿姆斯特丹的時光隧道。

從外觀的確很難想像,這棟孤兒院改建的老宅,竟講述了這個大都市的所有故事。歷史博物館內的展覽非常活潑,不是只有老舊的文物或繪畫,幾個主要的展覽主題如地圖的演變過程、各個時期的市徽、門牌號碼後的家族故事等,運用了各式多媒體、實景佈置、趣味的對比法、上下四層左右四棟的連環動線,讓了解歷史變得成一件有意思的事,更無形中表現出阿姆斯特丹善變的特質。

地址:Nieuwezijds Voorburgwal 357 – Kalverstraat 92
電話:+31 (0)20 5231822  
時間:週一至週五10:00-17:00,週六日及國定假日11:00-17:00
費用:成人10歐元,兒童5歐元
網址:http://www.ahm.nl

 

2. 荷蘭航海博物館 Netherlands Maritime Museum  

航海博物館就建在港口邊,火車快進站時即可遠遠看到。在這個美麗的歷史建物裡頭,訴說的不僅是曾經叱吒的海上霸權,也反思著殖民時代的斑斑血淚。博物館內陳列了許多船艦模型,大多古老且實際出航過的木造帆船,航海迷肯定會為之瘋狂。一樓收藏了皇家專用平底船,曾在阿姆斯特丹的運河上執行過多次皇家任務像是慶典、巡禮等,退役後就被運來這裡收藏展示。

航海博物館最吸引人的館藏在後方專屬碼頭邊——這艘「阿姆斯特丹號」船艦曾在1602-1795年為VOC(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服務,出航4800次,最遠到遠東,說不定也來過台灣。原船毀在一次暴風之中,在1985年開始,博物館與其他國家技術合作,參考當時的模型,用原來的龍骨重建了這艘船,就這樣,這艘「新」阿姆斯特丹號永久停泊在阿姆斯特丹市的港口。你可以登上船艦,往下走三層看看貨倉跟水手的活動區域,或往上爬兩層一探高級船員的房間,或登上甲板吹吹涼風,實際感受一下大航海時代的水手生涯。

地址:Kattenburgerplein 1
電話:+31 (0)20 5232222
時間:每日9:00-17:00
費用:成人15歐元,兒童及老人7.5歐元
網址:http://www.scheepvaartmuseum.nl 

 
參考文章:阿姆斯特丹號永眠於此

 

3. 猶太歷史博物館  Jewish Historical Museum

城中心西邊的猶太區,至今仍居住著大量的猶太裔居民。而這棟由四座猶太教會堂(Synagogue)所組成的猶太歷史博物館,和德國的猶太博物館非常不同,感受不到悲情,卻更多是對民族傳統、歷史及文化的驕傲,間接向世人說明了荷蘭人對外來文化的寬容態度。

從進門開始,身材高大、西裝筆挺的接待人員就會以笑容可掬的態度,向來客展現猶太人的自信。這裡的猶太會堂至今仍扮演著神聖的宗教功能,舉辦重要的猶太教儀式、集會、婚禮等,但也慷慨地和外人分享,以活潑的互動方式,展示猶太教的文化、在荷蘭的發展歷史、一些荷蘭籍的猶太名人、淨身浴室、戰爭言行錄等。連紀念品店裡的書和猶太文物都很有意思,不如想像中的嚴肅。猶太歷史博物館還有專門的兒童網站,及推廣教育活動。

地址:Nieuwe Amstelstraat 1
電話:+31 (0)20 5310310
時間:每日11:00-17:00。特定猶太節日會休館
費用:成人9歐元,兒童4.5歐元,學生及老人6歐元
網址:http://www.jhm.nl

 

4. 房龍博物館  Museum Van Loon 

17世紀的黃金年代,在三大運河旁充滿了裝飾精美的貴族豪宅。雖然當時設計房屋的規章十分嚴格,許多富人仍悄悄以華麗的山牆及浮雕裝飾,與其他房屋爭奇鬥艷。如今,許多豪宅都已改成樸實的旅館、辦公樓或是銀行,其中一戶還是阿姆斯特丹市長官邸。若想一探豪宅內部,紳士運河的Willet-Holthuysen博物館和皇帝運河的房龍博物館可供參觀。

房龍博物館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總裁房龍(Willem van Loon)家族的居所,其夫人是當時荷蘭女王的貼身侍女,家世顯赫自不在話下,家族居住在此直到1973年才對外開放。但荷蘭人的豪宅也就這樣,不像童話中佔地綿延的大城堡,有間地下室倉庫、待客間、宴會廳、加上個花園就算很豪奢了。室內收藏了當時亞洲貿易運來的各種奇珍異寶,像是波斯絲綢家具、土耳其地毯、日本漆器、黑檀木框的鏡子等。

這些豪宅開放的私人博物館,不定期會與當代藝術家或攝影家合作特展,最重要的營業項目還包括小型私人宴會包場。曾有台灣旅行社租下房龍博物館,讓客人全穿上17世紀的復古華服,搭乘運河船抵達,在此度過時空交錯的一夜。

地址:Keizersgracht 672
電話:+31 (0)20 6245255
時間:週三至週一11:00-17:00。週二休館
費用:成人8歐元,兒童4歐元,學生6歐元
網址:http://www.museumvanloon.nl
 
照片來源:異數風旅行社

 

5. 林布蘭故居The Rembrant House Museum

另一個窺探黃金年代荷蘭生活的地方,是離滑鐵盧廣場不遠的林布蘭故居。這位荷蘭最受推崇的大畫家,1639-1660年曾住在這棟山型屋裡,直到因破產而被逼搬離。在林布蘭之後,老宅當然已經易主多次,直到上世紀由政府收回整修,並與隔鄰房屋打通改裝成博物館,展示林布蘭的繪畫和當時的室內設計。

和其他標準的山型屋一樣,林布蘭也居住在陰暗廚房、狹窄臥室的環境裡,只是這棟多了一間畫室。雖然林布蘭大部分名作已被世界各大博物館收藏,但這裡的250幅手稿草圖和蝕刻版畫能讓觀眾更了解畫家,其中最好的作品,包括了一幅細膩的妻子肖像畫,以及家常景色的題材如乞丐、手搖風琴師和抓老鼠的人。即使物換星移,但林布蘭筆下人們的情緒和表情,在今天的阿姆斯特丹人臉上依然可見。

地址:Jodenbreestraat 4
電話:+31 (0)20 5200400
時間:每日10:00-17:00
費用:成人12.5歐元,兒童3歐元。含語音導覽
網址:http://www.rembrandthuis.nl


參考文章:更多的林布蘭 more REMBRANDT

 

6. 樓上的天主堂 Our Lord in the Attic Museum   

在紅燈區的一個隱蔽角落,一樣是17世紀富商的房屋,阿姆斯特格林博物館(Amstelkring)卻訴說完全不同的故事。當時新教被立為國教,天主教遭禁,荷蘭各處產生了許多秘密的小教堂,通常藏匿在住屋或是農場裡。後來這些秘密地還讓許多猶太人躲過納粹的追殺。

阿姆斯特格林通常被稱為「閣樓上的天主堂」。當時的主人是位虔誠天主教徒,這棟小屋裡從天花板到閣樓處處都有機關——他把三棟山型牆房屋的樓上連結起來,可容納400名信徒,天花板上彩繪著18世紀的基督像,令人頓生虔誠之感。從樓下進入,卻是一般的房屋,有著狹小的廚房、臥室、迴旋梯,吱咯作響的地板使得秘密儀式感覺不真實。那座會旋轉的紅木講道壇最令人歎奇,隨時準備在一聲令下,消失無蹤。

從閣樓上的屋頂可以望見宏偉的聖尼古拉斯教堂,也可以看到俗麗的現場色情表演,恰恰說明了阿姆斯特丹另一種矛盾的迷人之處。

地址:Oudezijds Voorburgwal 40
電話:+31 (0)20 6246604
時間:週一至週六10:00-17:00,週日及國定假日13:00-17:00
費用:成人8歐元,兒童4歐元
網址:http://www.opsolder.nl

 

7. 聖經博物館  Biblical Museum        

第一次聽到還以為是個關於聖經故事的博物館,走進去才發現原來講的是聖經這本書。150年前左右,有個阿姆斯特丹的商人兼業餘聖經狂熱者,依據出埃及記的記載,針對尺寸、位置、顏色、細節、甚至人數和牛羊隻數等,花了23年以七分之一縮小比例做出了一個聖所(Tabernacle) 的模型。原本屋主不定期開放供人參觀,甚至有從其他國家慕名而來者,最後他將個人收藏及這棟位於紳士運河畔的豪宅,全部捐出成立了博物館。 

和其他老山型屋改建的博物館一樣,房間還保留了17世紀時的模樣,但該屋合併了兩戶,所有花園、廚房、閣樓、房間全都有兩個。三樓展示了屋主的私人物品、收藏、聖所模型;二樓是耶路撒冷聖殿山模型配合三大宗教(猶太教、基督教、回教)的解說;一樓是所羅門王與希律王宮殿的模型,可以看出生活簡單的荷蘭人多麼喜歡考究聖經裡頭的場所做模型。地下室則是最有知識的地方,精彩的互動式觸控螢幕解說,介紹聖經的印刷、版本、在歐洲的發展,對歐洲人日常生活的影響力等,卻沒怎麼講到聖經裡的內容。四面櫃子裡裝滿各式各樣的聖經,大的小的、不同花邊和鎖扣的,還有一些極具巧思的裝禎設計,在這裡很難不感受到聖經如何深深影響著幾代荷蘭人的生活。

地址:Herengracht 366-368
電話:+31 (0)20 6242436
時間:週一至週六10:00-17:00,週日及國定假日11:00-17:00
費用成人8歐元兒童4歐元老人6歐元
網址http://www.bijbelsmuseum.nl


參考文章:一個模型,一棟運河屋,一本聖經,一間博物館

 

8. 貓咪博物館 The Cat Cabinet

從奇怪愛好的個人收藏演變而來的博物館在阿姆斯特丹還有很多,一樣位於紳士運河的貓咪博物館是其中最受歡迎的一間,這當然拜世界上為數眾多的貓迷所賜。主要的收藏包括以貓為主題的繪畫、雕塑和其他型態的藝術作品,上溯至古埃及時期,且不乏畢卡索、林布蘭、羅德列克等知名藝術家,因此要將它歸類為美術館也不為過,但博物館的宗旨更偏向以跨時代、跨國界的藝術作品,來說明貓在人類歷史上的重要性。

貓咪博物館本身也是17世紀的老山型屋,曾隸屬過許多顯赫的主人,直到1990年現任屋主為了紀念他那隻長壽的寵物貓而成立了這座博物館,因此一進館內就可看到這隻John Pierpont Morgan堂皇的貓肖像畫高掛牆上。博物館的主人至今仍與家人住在二樓,他們所養的貓咪則自由出入博物館,無視絡繹的參觀者,在典雅的沙發上咕嚕入睡,成了參觀時的另一道風景。      

地址:Herengracht 497
電話:+31 (0)20 6269040
時間:週一至週五10:00-16:00(夏日至17:00),週六日及國定假日12:00-17:00
費用:成人6歐元,兒童3歐元
網址:http://www.kattenkabinet.nl
photo by Joy

 

9. 俄羅斯冬宮分館Hermitage Amsterdam

不要以為荷蘭老房子改造的博物館都只展些無關歷史大事的小收藏,在阿姆斯特爾河旁,這棟有著三百年歷史,前身為養老院的阿姆斯特霍夫(Amstelhof),可是全世界最華麗的聖彼得堡冬宮在海外的唯一分館,由荷蘭知名建築師和室內設計師聯手改造,主要展出冬宮的收藏,包括沙皇的宫廷用品、服飾、珍寶、藝術品、家具等。

改建後的博物館擁有大廳、展室、禮堂、會議室、花園、餐廳、咖啡館、商店等,並和大部分的荷蘭博物館一樣,設置有兒童學習中心。只不過,對聖彼得堡冬宮有點了解的訪客來此,必須先拋開對冬宮富麗堂皇、奢華精緻的印象,否則會被這裡的簡約素雅給嚇到。然而這也正是荷蘭設計的特色——實用、簡單、去除一切不必要的裝飾,一如荷蘭人的民族性。

地址:Amstel 51
電話:+31 (0)20 5307488
時間:每日10:00-17:00,週三晚間至20:00
費用成人15歐元未成年(17歲以下)免費
網址http://www.hermitage.nl

其他也值得一探的各式有趣主題博物館:

海尼根體驗 Heineken Experience  

船屋博物館 House Boat Museum   

-. Willet-Holthuysen 博物館  Willet-Holthuysen Museum  

電影博物館 Film Museum   

安妮之家 Anne Frank House   

帶博物館(大型公立博物館) Tropen Museum   

大部分博物館在元旦、聖誕節、女王節(430)都休館,需特別留意。

荷蘭博物館卡 Museumkaart
若在荷蘭停留時間超過三天,且對博物館有興趣,建議辦一張博物館卡,只要參觀四五間主要博物館就值回票價,還可享受免排隊購票的禮遇,這在梵谷美術館等熱門景點非常吃香。
辦卡費用約45歐元,效期一年,可於參觀的第一間博物館售票處辦理。可免費參觀荷蘭全國境內大多數的博物館。阿姆斯特丹以外的城市也有很多精彩至極的博物館,可好好運用。相關資訊可參考http://www.museumkaart.nl/,但網站只有荷文版。

北京地鐵~”別讓牠們只留下名字”

星期三, 十二月 7th, 2011

另一款讓我印象較深的系列月台廣告,是在北京四號地鐵沿線各站看到的這款,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FAW.org)的「請別讓牠們只留下名字」。

很明顯是環保訴求的公益廣告,消失的鯨魚、大象、北極熊,「購買=殺戮」,呼籲大家對捕鯨說不、對象牙製品說不、對野生動物製品說不。

這系列廣告的視覺很吸引我,還想找到第四第五款來拍,不知道有沒有。但很少看過路經的匆匆乘客停下來看一眼。或許大家已經看習慣了。希望這樣的呼籲真能發揮影響。


  
 

[more]
旅途中的捷運回憶
巴黎地鐵il y a internet


 

巴黎地鐵~il y a internet

星期三, 十二月 7th, 2011

到世界哪個城市我都喜歡搭地鐵,就算是等車、觀察人群、看月台廣告。

這款「il y a internet…et internet」是2009在巴黎搭地鐵時,許多個不同月台上捕捉到的,是荷蘭電信公司Orange的廣告。如果我停駐過更多站,不知是否會看到更多不同版本?

Well…這段法文翻譯為英文意思是”there is internet…and internet”。能理解廣告訴求的大德幫忙解說一下吧。

 

 

[more]
搭地鐵遊巴黎
旅途中的捷運回憶

白族衣裳

星期日, 十二月 4th, 2011

在雲南大理,感覺不到天龍八部的刀光劍影,終日所見,是如仙境般的洱海與蒼山。歷史上的大理國,的確有一位名叫段正淳的皇帝,續位的卻不是段譽。

少數民族的風情是許多人的雲南印象,但很遺憾的,大理最多的住民是漢族,除此之外,是漢化很深的白族。這個據說可能是漢族南遷土著化,寫漢字、講漢語、信奉儒道佛、連建築風格都很像的民族,唯一讓我意識到的,是他們別具特色的傳統服飾。

大理古城內的公派講解員,全都穿著白族傳統服飾,也不知道是否真的都是白族女孩兒;洋人街上的特產店,賣的都是信誓旦旦手工刺繡的鞋帽衣物;許多景區都推出「三道茶」風俗表演,各式服裝竟還有T台走秀。

我在古城的時間很短,大部分時間待在桃源、雙廊等小漁村,在這裡,穿著傳統白族服飾的女性自在地走在路上,不是為了取悅我們這些好奇的觀光客,而真的是生活中每日穿戴的習慣,刺繡細膩、顏色鮮艷、搭配均勻而柔美,即使沒有外來的眼光,仍自我欣賞。

在洱海旁遇到某家人在舉喪,村裡的婦女孩童天天聚在此流水席,我日夜經過多次,沒感受到哀戚,倒似全村共舞的熱鬧祭典。

從大都市來的人們,大量低價買走精緻的傳統刺繡,我知道一轉手在南鑼鼓巷或田子坊,就會被標上五倍的價格,守著家門前一間小小店舖的婦女還說「我們這些野人的東西,真謝謝你們看得上眼」

[關於白族]

另一篇雲南少數民族文章:女兒國的女人和我們有多不同

       
  
 
  
  
   
 
   

  

北京的雪

星期六, 十二月 3rd, 2011

今天,在北京的朋友紛紛捎來下雪了的消息。

在北京的兩個冬天,看了很多次雪景,還包括一場半世紀來最大的積雪,讓北京的交通停擺了好幾天。這篇不算文章,該說是篇照片集,想與大家分享,也藉此懷念,我記憶中那白色的北京。

初到北京的那年冬天,雪下得特別早,猶記那是個星期天,早上醒來被白皚皚的雪嚇到了,但也很歡欣,趕快紀錄了下來~十一月一日第一場雪

北京,你好嗎?煙袋斜街上的腳踏車、郭沫若故居裡的針松、廣福觀裡的石階、竹林裡的貓、鐘鼓樓前的三輪車、還有那些胡同深處的大宅院、紅門前的紅燈籠是否雪白依舊?

 

 

 

 
 

 
 
 

 
 
 
 

 
  

 

 
 
 
 
 

 

 

 
 

 
 
 
 
  
 
 
 
 
 
 
 
 

 
 

 

 
 
 
 
 
 

 

  
 

 
 

 

 

 
  

 
 
 

 
 
 
 
 
 
 

 
 
  
 

 
 
 
 
 
 
 

 

 

 

[冬天的北京]
十一月一日第一場雪
什剎海大冰場
后海踏冰記


 

38的卡片

星期三, 十月 12th, 2011
剛跨過第39年頭的門檻,平平淡淡、可仍開開心心。
我要特別感謝許多朋友~~去年此時,在北京庸庸碌碌的我並沒這麼開心,那時的我需要很多能量,所以在FBMSN上寫道今年生日我想收到很多祝福,請寄北京市」。結果那陣子煙袋斜街的地下室的確天天收到如雪片般飛來的卡片

正巧出差中國三個月的Sam寄來一張大連的明信片;
畢業後就失聯的大學同學,從旅居的美國寄來莫內的荷花;
久久才見一次面的國中同學,讓她六歲兒子Brian為我畫了張繽紛的塗鴉;
結識七八年卻從未謀面的網友Joseph,很熟悉的筆跡搭配菲律賓風景;
一樣素未謀面的米猴,寄了倆姊妹創作的明信片,忘了留地址欄位;
鋼琴社學長雖自稱蝸居,卻簽上一家四口連同兩個歪歪扭扭的簽名;
鋼琴社學弟寄的則是我熟悉的兩廳院金緻卡圖案,簡短的一句生日快樂;
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老友萊福,將杜甫的贈衛八處士回贈給我;
老同事Golden寫得最詩意:「幾片秋葉、幾隻秋蟹、幾瓶老酒、幾個老友,乾啦!」神奇的是郵票貼在套內的名信片,郵戳卻蓋在了塑膠套上;
只為催稿跟我電話或MSN聯繫,從未真正聊過天的小尾,寫來「應該有十年以上沒寫明信片了,謝謝你讓我重溫這感覺」;
老同事Bonnie提醒我「剛認識你時,頭戴著貝雷帽,身上有著遊子的氣息」;
永遠甜美的Jane忙婚事之餘,還畫了一個漂亮的蛋糕給我;
自小旅居國外的表姐,那張「你最棒!」的卡片真是充滿了激勵;
當然還有更多更多以及自己那天從泰山寄回來的明信片門票。
 
你們的筆跡給我很大的力量,伴我爬上陡峭的南天門,在去年的這一天登泰山而小天下也陪伴我這一年來天翻地覆的生活改變。

9/3 in the Past ~ 法國巴黎‧Maison & Objet

星期六, 九月 3rd, 2011

對於潮流,我一向不具敏感度,更不懂得追逐。過去曾因工作必須隨時追蹤世界最新的設計趨勢,這對我來說著實吃力。生涯中最接近潮流的一次,應該是兩年前的今天,在法國巴黎的一個禮拜。

法國巴黎Maison & Objet (傢俱傢飾),既是設計風格的展示台,也是商業貿易的交流地。每年春秋兩次,名列世界各大設計展之首,全世界最好的品牌都會在此展現他們最新的設計,引領著全球流行趨勢的焦點。2009年秋天,我才剛從北京出差回台,立即被派到巴黎參展,接受這一波波潮流的衝擊洗禮。

展場在巴黎北方郊區的Villepinte Exhibition Center,離戴高樂機場搭RER只需一站,到市區就遠了些。展覽日期是94~8日,我和同事Carrent3日一早抵達,拉著行李直接奔赴展場,這第一天,我們和幾千家來自全世界的廠商一樣,在亂七八糟的箱子、櫃子、架子和展品之間,搞到半夜,才在一陣陣清場的廣播中,拖著行李衝出展場,搭上RER返回巴黎南站旁的小旅館。

展場總計27萬平米,分為七個展區,分別是Hall 1 ethnic (民族風)Hall 2 textiles (紡織品)Hall 3 tableware (餐具)Hall 4&5 interior decoration (室內裝潢)Hall 5A &6 home accessories (傢飾品)Hall 5B now! Design a vivre (最新設計)以及Hall 7 outdoor-indoor (室內室外)。聯合參展的台灣館位於Hall 5B

展覽的五天當中,我和Carrent輪流顧攤,另一人則趕場到處參觀。展覽的門票很貴,想看完全數的攤位大概需要三天,穿梭在其中的是來自全世界的買家、廠商、記者、設計師及藝術家。趁著工作機會看展,是公司給的福利。然無論進場、撤場、顧展位或是看展,都是十分累人的事情,每晚我和Carrent回到巴黎市區,總是挑間好餐廳犒賞自己一頓,然後回到旅館倒頭大睡。

即便不擅潮流,M&O仍讓我看得驚嘆連連,充實又滿足,也見識了世界第一流的展會水準,嚴謹的管理規劃和精彩的行銷策劃。大會規定沒帶記者証不准拍照,但即使頻頻被制止,我和Carrent還是偷拍了很多精彩畫面。或許應了「除卻巫山不是雲」的說法,看過了M&O,之後我在中國和台灣參觀的設計展或文博會,實在都很難看上眼了。

時間很快,兩年過去了,今年的M&O又將於下週開始展覽,身邊不少設計界朋友早規劃好了去巴黎的看展行程。兩年前那些等便當、擠RER、招呼買家、整理紀錄、在一大堆品牌的展櫃中迷路、和隔壁攤位串門子互相照應……的往事,彷彿很遙遠,回想起來卻又好像昨天才發生。

Carrent & Been, 在Villepinte的RER出站口

 

 

早晨的展場, 觀眾還沒到, 全都是參展廠商趕著就位

 

我們家亂亂的展位–展前及展後; 前台及後台

 

 

 

Carrent & Been, 偷坐不知哪國品牌的展示品當道具

從台灣一起來參展的各家夥伴, 以及法文翻譯美女群

午餐時間的展場中庭, 坐著來自世界各地的參展商

一份9歐元的便當並不好吃, 我和Carrent珍惜分配著帶來的少量泡麵

2009的主題館–Sense fiction, 整個是大氣墊做的, 非常漂亮又牢固

主題館內的新一代概念家具, 全部用紙做的喔, 還會發光

這個品牌的家具, 我們公司設計師特別喜歡
椅子用在了南園燕來閣, 燈用在了北京煙袋斜街店門口

以下是2009年一小部份的展場精選
 
 
   
  
 
 
 
 
 
  
  
 

 關於Maison & Objet 巴黎傢俱傢飾展 (官網)

借用別人的參展日記:Chica巴黎M&O展場日誌(Day 1-5)

桃花塢裏桃花庵

星期日, 八月 21st, 2011

今年冬末春初時,我騎著腳踏車在蘇州城北閶門內的住宅區小巷晃盪,原本想找的是桃花塢年畫博物館,但博物館沒找到,卻不期遇到曾住著一代風流才子的桃花庵。

我們都很熟悉唐伯虎這號人物,傳說中的四大才子、三笑姻緣、點秋香讓他成了歷史上著名的風流才子;風流,人人嚮往,佳話廣傳;反倒是才子詩書畫俱精的才氣,那些幅收藏在台北故宮博物院、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的經典山水人物畫,鮮為人知。

伯虎是字,後來字還改成了子畏,在這裡還是稱他本名唐寅吧。原來,唐寅並沒有九個老婆(實際上有三個,而且都是續弦而非妾),也不識美人名秋香,在明朝的宦途上更是跌跌撞撞,後來兩袖拂去。

唐寅在39歲時買下了城北這座廢棄庭院,蓋了幾間小閣小亭,種了滿園桃花,自號桃花庵主,一直住到54歲過世為止。這一區域因而也被稱為桃花塢。一首「桃花庵歌」道盡了他對餘生的想法及想望:

桃花塢裏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復日,花落花開年復年;
但願老死花酒間,不願鞠躬車馬前,車塵馬足富者趣,酒盞花枝隱士緣;
若將富貴比隱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將花酒比車馬,彼何碌碌我何閑;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

在整區方正蒼白的住宅樓房環伺下,這幢古樸秀雅的老宅和清漣碧影的小池子,的確立時吸引了我的目光,但若非池畔小小一塊「蘇州市文物保護單位唐寅故居遺址」的牌子,我想我怎麼也猜不到它曾經有過這樣美麗的歲月。我看到的,是只剩一池的雙荷花池,是大雜院的老老少少,是無一絲雅致但至少寧靜悠閒的生活畫面。

轉個車頭,騎進了對面的小巷內,巷子頗窄,卻赫然出現一片顯赫的山牆,在週遭的平民生活氛圍中,顯得有些唐突。因為瞄到牆上刻的「唐寅祠」,我煞了車。這裡並不是唐寅的永眠之地,明代時祠堂原本只是些佛僧的小禪房、精舍,直到清朝時開始奉祀唐寅祝允明、文徵明三大才子。唐寅祠現今是蘇州版畫院,至少還是個藝術文氣很重的地方。

 

最近看到報導,甫啟動的唐寅故居文化區修復規劃,野心勃勃打算建設另一個蘇州的城市名片、觀光景點。我想,在我下次造訪時,恐怕只能看到另一座影城,而不復見初春那個即使物去人非,好歹充滿生活氣息的桃花塢了。

[more]

關於唐寅 (唐伯虎)

關於唐寅故居

關於唐寅祠

唐寅遺址修復計畫報導

西小路與八字橋

星期二, 八月 2nd, 2011

在紹興的一個禮拜,天氣真的很熱,但我仍騎著青年旅舍提供的腳踏車,頂著大太陽到處跑。景點沒少去,更多的是隨性亂晃,常常不小心就晃到了河邊、老街、巷弄裡。

如前篇所述,名人名酒名勝繁多的紹興,引發我深刻感受的,卻往往與這眾多名氣無關。我聽過不少人講到紹興的老街區風情——團體遊客去的多是魯迅故里,自助旅行者則偏好倉橋直街,但這兩地對我來講,仍嫌刻意了些。城西的西小路,與城東的八字橋,則是我較喜歡的區域。

八字橋,因著中國現存最古老的「立交橋」而聞名(類似十字路口的天橋那樣,立交橋是十字河口的雙向橋),也一直出現在紹興旅遊的圖冊或明信片中,但實際上卻很少有遊客到訪西小路,有些日式風味的名字,區域內的「呂府」是明代禮部尚書的宅邸,因為我姓呂,免不了到門前想沾點親帶點故,很可惜豪門貴族不知是沒落或搬遷了,早已無人居住,也不對外開放。

中國大部分的古城古鎮幾乎都有特意規劃建造的明清商業街,以滿足遊客感受民俗、兼顧當地人做生意的需求。但在觀光化有點過頭的紹興,老街區卻意外地不沾染一絲商業氣息,竟沒有任何販售觀光特產的店家。雖然久久也有像我這樣拿著相機的好奇遊客走過,居民生活也不受干擾,老人坐在家門口的板凳上閒磕牙、撐著傘的阿桑過橋時互相問候、兒童與貓狗在石板路上嬉鬧還有千年來不變的依水而生,洗衣洗菜洗小孩都在同樣那淌河水裡。

西小路的「一河一街」、八字橋的「一河兩街」與倉橋直街的「一河無街」,基本上就是紹興古城街河布局的幾種格局。

至於更為人知的倉橋直街,因著UNESCO文化遺產保護優秀獎,名氣最大,越來越多遊客跑來想看傳統生活風貌,但在我看來,就因為被規劃為歷史旅遊街區,建設起了諸多旅遊配套設施,卻反而日漸驅散了樸實原味。

[More]
來去紹興 (Wikipedia
中文)
水鄉紹興 (
北京青年報)
關於紹興八字橋
其他紹興記遊:雖由人作  宛自天開

 

西小路街區

 
 
 

 
 
 
 
 

 

 

八字橋水街
 

 

 

 

 

 
 
 

 

倉橋直街